是柠零不是00

沉迷于屁股不能自拔。

😭😭😭风暴哭泣

:D🌙: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秋白 太太的太阳光


原文地址http://bnsh-zhyt.lofter.com/post/1de7c13d_f6dd30c


(其实我是百事厨……!


知道丑,不许说:(

《以吻封缄》 21 [胜出/先婚后爱/长篇]

这一段看起来太爽了hhhhhh

年黏:

《以吻封缄》




- 爆豪胜己 x 绿谷出久


- 强制婚设定,具体为:个性因子的出现同时也导致了生育率的大幅跌滑,科学家研究认为,个性因子这样的基因突变的本质为让人们矛盾增加,在鼓励“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同时降低出生率,是一种突变的“自毁程序”。政府为了稳定社会而制定了强制基因配对的婚配方式,对英雄尤其严苛,因为他们是社会的表率。


- 后期可能会有生子情节


 


-前文走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BGM:《Hurts Like Hell》




21


 


绿谷出久对于爆豪胜己家的记忆,百分之八十来自于幼年,剩下百分之二十是初高中时期偶尔会有的拜访。爆豪胜己的妈妈爆豪光己在绿谷出久的心中,大概被定位成了一位“很厉害”的女性,因为绿谷出久幼时经常跟在爆豪胜己身后一起惹祸,所以他还被爆豪光己连带一起臭骂过。


不过也正因为是如此,才能成为小胜的妈妈吧?绿谷出久如此想道。虽说不是一物降一物的关系,但爆豪胜己也不会轻易挑战爆豪光己在家里的威信——比起妈妈,爸爸实在是显得过于温柔。


说实话,绿谷出久还是很紧张的。倒也不是对伯母有什么意见或是有什么童年阴影的经历,只是绿谷出久深深怀着一股愧疚感,尤其是在面对过往经常照顾自己的爆豪光己时,他更觉得自己有一种负罪感。


这么优秀的儿子,最后和自己这样的人结婚了。小胜本应该有更多选择,他的配偶可能根本不是职业英雄,可以是温柔的教师,或者是有名的律师,抑或是任何一个爆豪胜己会投以更多兴趣和偏爱的人。绿谷出久望着车窗,看远方的璀璨灯景,自己的面容被模糊不清,头也很昏沉,浑身充斥着隐痛和失力的疲软。


 


刚才在厕所里听见爆豪胜己说出那样的话,就好像在做一场一生仅有一次的梦。这般美梦不会轻易到访,恰候时机,给予指示或是一个陷阱。如果是陷阱,那也是甜蜜而充满蛊惑的陷阱,即便知道摘下这份情感的果实,咬上一口会被美妙的汁水所欺骗,脚下兴许是荆棘深渊。


但绿谷出久望见爆豪胜己若有所思的侧颜,忽然觉得他要拾起一份破天荒的冲动,既然今日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不如将一切没说开的事都坦白布公,然后待到新的黎明升起时,他能以全新的姿态面对即将到来的种种。


勇气也好,失意也好,既然逃避无用,那就赌上现在有的一切东西,去搏一句足以成为自己生命力量源泉的真心话。


孤单且自卑的烙印跟随着他的英雄主义走了太久,他的一切都与这些幼年的经历挂钩和协调。


绿谷出久为自己的任性捏一把汗。


 


跟随爆豪胜己的脚步,他们二人站在爆豪宅的大门前,爆豪胜己按了门铃,未过多时,爆豪光己为他们打开了门。时间已经不早了,周围的房屋都已经安静下来,按理说现在已经是很晚的时间,爆豪光己却活力十足,她比同龄人看上去都要更年轻些,虽然一边埋怨着爆豪胜己回来得太晚,却还是非常贴心地为他们准备好了算得上是夜宵的晚饭。


然而在玄关处换鞋时,绿谷出久眼尖地发现了一双熟悉的女式皮鞋,之后的他忽然产生一种奇妙的预感。


果不其然,和爆豪胜己到了客厅时,绿谷出久见到了他的母亲,绿谷引子。绿谷引子看见许久没见的儿子时,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可那微笑背后似乎暗藏了太多母亲的复杂情感,绿谷出久忽然感觉有点鼻头发酸。


“妈妈……”绿谷出久还是觉得,这场景有点太“惊喜”了。本来以为这次没有机会见到母亲,结果绿谷引子到了爆豪家来和他见面。


爆豪胜己也觉得很意外,然而爆豪光己将餐具摆出来时,解释道:“是我自作主张哦,邀请了绿谷太太来家里作客,而且今天难得地可以聚在一起吧,胜己和出久平时都忙到连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了,有这个机会,见个面总比等待下一次机会好。”


听见爆豪太太这么说,绿谷引子也跟着应和道:“本来也很不好意思,但是也隔得不远,想想还是很想见出久一面,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坐在这里了呢……真是麻烦爆豪太太了……”


绿谷引子挠挠头,她忽然发现两个孩子都呆站着,尤其是绿谷出久,似乎不知道是应该坐到沙发去和母亲说话还是应该坐上餐桌吃饭,所以绿谷引子连忙道:“出久和胜己君先去吃饭吧!这么晚了都还没有吃晚餐,真的很辛苦呢……”


“哦、哦……好的。”绿谷出久听见母亲这么说,只能赶紧坐在餐桌旁。看见爆豪光己忙前忙后,绿谷出久觉得很过意不去,下意识想站起来帮忙,却被爆豪胜己拉住。


爆豪胜己说道:“老太婆一个人就能解决!你安心坐着就行了!”结果他说完之后,自己却起身去了厨房,留下坐在餐桌前的绿谷出久一脸茫然。


看见自己儿子自愿来到厨房,爆豪光己一边盛饭一边感慨道:“臭小子多久没主动帮忙了,看来进步不小啊。今天绿谷太太来了,你要老实一点,不要再一口一个‘老太婆’、‘废久’地喊,话说回来出久君脾气从小到大都那么好,也都是被你欺负成这样的吧!?”


“烦死人了臭老太婆!一天到晚就碎碎念,废久愿意被我喊成废久,关你们屁事?米饭我先抬出去了,真是的,还自作主张把废久的妈妈喊来,你以为现在几点了啊老太婆!”


爆豪胜己当然是没听爆豪光己的话,一口一个“老太婆”如常,爆豪光己虽然生气,但也没办法。现在已经是夜间十点过了,而且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肯定是要先用餐的,还得让绿谷引子在这里继续等,这个现状就让爆豪胜己十分不耐烦。


“喂,废久的妈妈吃过晚饭了吗?”爆豪胜己忽然向爆豪光己问道。


爆豪光己抬出了炸猪排,她展示了一下外壳被炸得金黄酥脆的猪排,然后道:“当然啊,而且炸猪排还是绿谷太太特意做的,所以你这个臭小子等会一定要全——部吃完才可以哦。”


原来绿谷出久的母亲还特意准备了猪排吗,爆豪胜己记得绿谷出久这家伙最喜欢的食物就是猪排饭,看来真的是用心良苦。爆豪胜己顺手拿了一罐辣椒粉,这才坐回了餐桌。餐桌上摆着美味的猪排饭和清炒的蔬菜,之后爆豪光己还准备了味增汤。


看见如此丰盛的晚餐,绿谷出久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开动了……”这才和爆豪胜己二人对坐无言地开始享用晚餐。二人似乎都对这种忽然有父母在场的用餐场合不太适应,只是低头吃饭,不过绿谷出久在咬下一口炸猪排后,忽然发出感慨。


“这是妈妈做的吧……?”他放下筷子,回过头去,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母亲。绿谷引子也听见了绿谷出久发出的感慨,微笑着比了个拇指,大概意思是“是妈妈特意准备的哦”。


爆豪胜己忽然发现,绿谷出久吃个猪排饭都能吃到热泪盈眶。似乎打开了泪匣子就再也合不上,绿谷出久今天这是第二次哭了,一边吃饭还一边无声地抹眼泪,场景十分好笑,但是爆豪胜己难得地没有当场挖苦他,只是“嘁”了一声,然后继续动筷子。


结果爆豪光己路过时,发现绿谷出久在抹眼泪,她刚想说什么,就听见爆豪胜己抬起头来怒道:“废久是吃到加了辣椒的猪排了!不要想多!”


“我本来就没想多啊你这小子!一天到晚就跟吃了炸药一样,吵吵嚷嚷真是烦死了!”爆豪光己也怒而上前,攥紧两个拳头摩擦爆豪胜己的太阳穴,这场景让绿谷出久破涕为笑,绿谷引子的笑声也传来,爆豪胜己的爸爸爆豪胜此时也从楼上下来,坐到了客厅里,向爆豪胜己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


经过这一闹腾,晚饭的气氛就变得没那么尴尬了。绿谷出久久违地吃到了妈妈做的猪排饭,令他一时间十分感动,他吃完后自动自觉地将碗筷都收好,放进了爆豪家厨房的洗碗机里,他感觉妈妈的猪排饭就像一股温暖的热流,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好很多。


 


做好了心理建设,绿谷出久深吸一口气,出来时他看见爆豪胜己也坐到了沙发上,和他父母对坐着,虽然一脸不情不愿,但还是忍住了想要转身就走的冲动。


绿谷出久梗着脖子走过去,不知道坐在哪里比较合适,思来想去还是坐在了绿谷引子旁边。他抬头看见爆豪胜己投来一个质问的眼神,绿谷出久摇了摇头,下定决心,要开始坦白一些真相了。


 


“那个,其实今天本来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一定要说出来……一方面是不想让妈妈和伯母伯父蒙在鼓里,另一方面,也是不想再对小胜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了……”


绿谷出久鞠躬,如此说道。


他不敢去看爆豪胜己的表情,他垂着头,犹如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错误。


 


“关于结婚申请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妈妈和伯父伯母是怎么看待我和小胜的,但是我很清楚……我和小胜的基因适配率并不高。事实上,是我在很早之前收到了别人的强制基因配婚的通知,需要在一定期限内提出新的结婚对象……是我太自私了,当时选定了小胜,不过没想到的是……小胜竟然同意了。”


“我不知道小胜是什么想法,也不知道为什么小胜会同意,但从事实和结果上看,还是我‘强迫’了小胜……我一直对这件事很在意,但是我们似乎都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越是沉默,我就越是不安。”


绿谷出久紧紧地攥着自己的双手,力图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发抖,更平稳一些,更自然一些,不要像是在控诉或是在抱怨。他说了他以前从不敢主动提起的话题。


此时此刻的绿谷出久已经完全遗忘了身体的病痛,遗忘了他怀孕的事实,遗忘了他究竟是在对怎样的人说出怎样的话。他只知道自己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一瞬间如释重负,却又一瞬间绷紧神经。


 


绿谷出久微微侧过脸去,看见露出惊诧表情的绿谷引子。绿谷引子被今天格外大胆的绿谷出久惊到了,但是她回过神来时,还是伸出手来,覆在绿谷出久的左手上。


客厅还沉浸在死寂中。绿谷出久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想再迷茫下去了,无论怎样也好,今天我做了我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坦诚相待,毫无保留,我做到了。”


 


“不,废久你没有。”


爆豪胜己忽然反驳了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抬起头来与他对望,他不知道爆豪胜己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把他能说的东西都说出来了,还有什么是他“保留”的呢?


然而爆豪胜己的下一句话直直地抛了过来:“所以,废久你刚才说的,你当初为什么选定了我?理由呢?”


绿谷出久摸了摸后颈,他低头看见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继而他的右手探向自己的左手,将戒指取了下来,却同时说道:“因为小胜是我最喜欢的人。结婚这种事情,是我的话,一定会选最喜欢的人啊!”


他将那枚戒指攥在掌心,金属似乎要被嵌入他身体一般带来了摩擦的疼痛。他很清醒,他确定自己不是在意气用事,可正是因为如此,说出这番话时才有五分的心痛和五分的畅快。


 


爆豪光己和爆豪胜似乎都呆滞了,爆豪光己没想到,真的是面前这个总是跟在胜己背后的男孩做出了这么大胆的决定吗?而自己的儿子,那个臭小子,真的会愿意将就?


她正投去疑惑的眼光,就看见爆豪胜己忽地站起来,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绿谷出久的手腕,就把人从三位长辈面前拽走了。爆豪胜己直接带着绿谷出久上楼,去往他以前的卧室,步履急快,绿谷出久艰难地跟上。


绿谷出久心想,他又把一切都搞砸了。


 


进入爆豪胜己的房间,绿谷出久的手腕被放下,爆豪胜己的话便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你今天的脑子是短路了吗?总是在做蠢事,而且今天做的蠢事都能抵上今年一年份——!还有,这些你之前为什么不说!?废久你平时话那么多,怎么这些都不说??”


“还有,戒指,你为什么把戒指摘下来了!难道你觉得我会看不见吗!?啊啊啊真是个白痴家伙……”


爆豪胜己骂得绿谷出久头都不敢抬,绿谷出久就一直点头认错,可是爆豪胜己根本不喜欢绿谷出久一直认错的样子。


 


面前的这个家伙,明明怀孕了,还在纠结什么基因适配率的问题。明明都结婚还有孩子了,还在考虑是不是强迫了别人的意愿和自由。明明今天都把话说到那个地步了,绿谷出久这个家伙却好像更加惶恐了,惶恐到要将一切交底。


就像是生怕日后事情败露会毁掉现在的一切那般的惶恐。所以才在这个节点全盘托出吧?爆豪胜己一边恼怒,却一边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去想绿谷出久为何此刻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但是这个事实和爆豪胜己所知道的事实实在是相距甚远。不如说,他只是表面冷静,内心已经炸锅。他方才对绿谷出久的咆哮,实际上是在借怒吼整理自己的思绪。


他不知道处理结婚申请的部门到底在干什么,可是爆豪胜己明确知道的是……


 


当初被突如其来的强制基因配婚的人打扰的明明是自己,把绿谷出久作为结婚对象递交上去的也是自己,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强迫绿谷出久的还是自己。


怎么在绿谷出久身上也发生了同样的事?这种莫名其妙的巧合现在才被揭晓真相,爆豪胜己整个人都沉浸在暴躁和莫名其妙的心情中,一时间他只想干点什么破坏性的事情来发泄一下,可是他还是冷静下来了。


这没什么大不了,相关部门这种垃圾办事风格之后再谈也不要紧,爆豪胜己反复深呼吸,上前去把绿谷出久兜里的戒指摸出来,重新戴上,这才让他终于平复了下来。


他们可以好好开始谈话了。


 


==========================


我说这篇文是双向暗恋吧,是吧,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到这个桥段了,我好开心


大家可以回过去看看前文爆豪的一系列举动,包括他说的一些话,做的一些事,为什么会感觉有点刻意keep距离的成分存在,就是因为他一开始也以为自己强迫了出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巨爽,写长篇巨爽




die.die.die
下收自拍。

我手痒啦。

想画宏宏了。点图吧大家伙们儿。

不过应该是手绘
猫妖啊,刀妖啊,天宇文啊
1002之类的

从空间搬过来
p1伊薇
下收游戏感想。